志工感言 /大學生命教育服務社

/志工感言 /大學生命教育服務社

生輔組:北市大 吳同學

很榮幸能夠參加這次的生命教育營隊,我負責的是生輔組和客串的隊輔。雖然陪伴孩子的時間不多,但是印象很深刻是隊上有一位小小孩,有著黝黑的皮膚,講話穿插著布農族和漢族的字彙,每次吃完飯都牽著我的手要我陪他散步、賽跑。在第二天的晚會中,他輕扯我的衣服要我蹲下來聽他說話,他請我去拿幾張衛生紙,卻不肯告訴我原因,雖然我早就知道他想拿衛生紙去安慰剛被罵過、躲在一旁暗自哭泣的小隊員...

生輔組長:北市大 張同學

我喜歡花蓮的星空,但我更喜愛的,是孩子們一張張的笑臉。雖然在這次營隊,主要負責的是生輔組的部分,架設器材與設備,鮮少有時間好好地回到隊上陪伴小隊員,還得充當黑臉,嚴肅地提醒注意事項。幸好還是能撥些時間,觀察隊輔與小隊員之間的互動;花蓮的孩子們,面對初次碰面的陌生人...

活動組:師大 林同學

身為師大生命教育服務社老社員,萬萬沒想到生命教育能以營隊的方式呈現,還是五所學校合辦,對於能夠參與到這個歷史性的營隊,我感到非常幸運。參與的過程中,我的心境有些轉變,開始時,我比較被動,想說等別人分配任務給我就好了,應該多讓他人有“練習的機會”,但是因著活動組長有事,部分籌備無法參與,我才提起幹勁努力參與。認真參與我才看到了每個人的用心:課程組精心設計的課程及包裝,生輔組汗流浹背的跑來跑去...

活動組長:師大 陳同學

雖然以前也有參與、籌畫營隊的經驗,但和其他學校一起合作,並且到遙遠的花蓮,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體驗。在這個過程裡,深深的感覺到這個營隊裡真是人才濟濟,大家都能在有限的籌備時間裡,盡力讓這個營隊變得更好,並且,營隊成員間的相處也十分融洽,大家都能彼此體諒、包容,這是在其他營隊中很難得可以看到的,很難想像,一群之前不熟或是給本不認識的人,在短短一兩週內,竟能將這個營隊舉辦的如此有聲有色! 而這次營隊的參與對象大部分都是花蓮、臺東一帶的原住民,和之前營隊接觸的都市小孩非常不一樣,他們生活的環境或許沒有太好,但每一位都非常單純、樂觀,並且樂於分享。雖然有些孩子,從表面看來,有一些問題行為,但記得在某一門青少年相關課程中,老師一再提醒我們,問題行為不是問題,背後的問題才是問題,深入了解之後,才發現這些學員背後果然有各式各樣的難處,但只要願意花時間,讓他們感到自己是被關心的,這些行為就會漸漸消失。 另外,由於我之前修過許多綜合活動領域的相關課程,包含許多帶領團體活動、戶外活動及引導反思的內容,藉由這次的營隊,能將我所學習到的運用出來,並且也看見自己不足的地方,而能利用在學校的最後一年,再多充實自己。 很高興能有這個機會,在花蓮晴朗的天空下,和這群天真可愛的孩子度過這幾天的營隊,也很感謝一同參與的同學的幫忙和包容,讓這個營隊能夠圓滿落幕,我想,這將會是我參加過最棒的營隊!

課程組長:北醫 李同學

寒假時聽聞下學期貌似要舉辦生命教育社的聯合營隊,當下只覺得不可置信(外加些許心驚);現在,回想起這一個多月的準備與三天營隊中的收穫,實在慶幸自己當初有報名。體驗生命,生命要怎麼體驗?用玩的、用教的、還是用演的?起初籌備課程內容時,只想著要讓人感受到溫暖,論道具體方案卻是毫無頭緒。幸好,手邊有平日上課的得榮教材做參考,我們選取了「宇宙」、「植物」、「動物」、「人體」等單元,從萬物的創造至身邊隨處可見的各樣生物,再將焦點轉到自身,由大至小,期望幫助學員們更認識生命。關於籌備的過程,只能說,很經歷同伴們的團結齊心。每堂課程長達整整一小時,要不無聊又必須有內容,這到底該怎麼塞滿呢?開會時大家經過苦思,好不容易設計出遊戲、主題內容、與各種體驗活動。然而,豪邁的拍板定案背後便是無止盡的教案與腦力激盪!很慶幸能有課程組這群好夥伴,不厭其煩地配合各個期限並包容我的諸多意見,就算正式上課時面對場地、投影、時間等諸多異動,你們依然超~~級竭力地hold住全場,整個超讚!謝謝你們,沒有你們的配搭,這次的課程絕對無法這麼精采!也很感謝各股對課程組的協助,從演戲、製作道具到器材預備,明明各股都有一堆事要做,卻毫不猶豫的答應配搭!有「樂意付出的靈來服事,而非出於勉強」,你們每位皆是榜樣。很喜歡營隊的最後一堂課,藉由演出,用生命感動生命。每個人的被造都是有理由的,有自己獨特的價值,別人無法輕易取代、也不能隨意批評。看著這些小小年紀的孩子,短短三天由陌生到熟識、從相處到分離,實在熱切希望能為他們帶來一點什麼,一些歡樂過後能留下的、能烙在記憶深處的,化為感動,支持他們在今後繼續向前。是基督的愛,使我們相聚在一起,愛是永不止息。

副籌:台大 胡同學

本以為在高中時期就已將對舉辦營隊的熱忱消磨殆盡,不過這次的營隊,我依然把婆婆媽媽的性格與各種完美主義強迫症發揮得淋漓盡致,算是意外。 營期間最讓我耿耿於懷的,莫過於第一天晚上我睡得很舒服、隔天五點半醒來卻發現很多隊員四點多就被冷醒;當晚清點前夜未使用的睡袋,數量竟高達十六顆。與其說設想不週,不如說是暴露出我並沒有抱著服事人的決心。 此外,我也再次難過地發現自己慣於使用某些「方法」。第一天某位提早來到的學員是個對於所有問題一概不予回應的孩子,我拿出那些教育理論告訴我們的招式、成功贏得他的信任;但第二天發生了另一個意外,面對躲在角落不發一語的他,那招就不管用了。 招數用罄,我坐在這個不願開口、用營手冊摀著嘴的孩子旁邊,為我們禱告。又是一個沒人阿們、自言自語的禱告,很久以前的某個晚上我也這樣禱告過,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對人關懷的手段到達盡頭、並發覺神是唯一生命的源頭。這次也是。「這次也是」說出,基本上在上次事件後,我沒有太大的成長或改變。大概是我禱告得有些哽咽,中午這孩子特別端了杯冬瓜茶給我,而且此後任何活動的空檔他都會兜到我身邊和我搭一、兩句話。結束時他說:「感謝妳的陪伴。」可是我卻沒說:「我知道這是神的安排。」我的陪伴帶給他的成長,遠小於神藉他暴露我能帶給我生命上的成長。 對於諸位,由於我不擅長信任別人、總是想凡事自己來,似乎也讓許多人、事的安排有所缺失;但這次課程、活動、生輔和美宣各組超強大的實力,讓我漸漸可以非常安心地把工作交給每一位。感謝你們,感謝在我陷入事務時提醒我該禱告的人們,也感謝每個主動問我「有甚麼可以幫忙」的人,並感謝隱忍被我命令的不適、盡職作出各項奇怪要求的大家。 並謝謝每為包容我說「隨便啦」、「不要太認真」的人。 我離供應生命又更靠近了一些。

總籌:台大 陳同學

「生命」,該從何處說起呢? 從前有參與教會中「兒童品格營」的隊輔,那時就聽見一個媽媽講到:「辦一個營隊容易,真實將品格作到每個小朋友的裡面卻不容易。」這次暑期生命體驗營,我想也是相同的概念,籌備活動容易,要將「生命」作到每個小隊員裡面,就需要我們花更多時間的陪伴與關心。 這次擔任總召,時間主要花在各項事務的安排上,抽空出來就回到隊上去照顧小隊員,記得在第二天早上分組排戲的時候,有個小隊員就蹲在角落不肯跟大家排戲,我試著走進關心,他仍不為所動,另一個跟他比較要好的小隊員走過來,跟我說:「You, get out!」從其他隊輔得知,這個小隊員家裡最近有些變故,也將這件事放在禱告中紀念。在晚會的末了,全部的人手牽手圍成一圈,唱「愛使我們相聚一起」,這個小隊員就剛好在我旁邊,他牽著我和副召的手,感覺有點緊張,一直不停前後甩動雙手,最後慢慢的,這雙甩動的手停下來,我感覺到他緊緊握住我的手,當下我也緊緊握住他的手,晚會結束了,他的頭靠在我的肩膀上,我們沒有太多語言,就只是簡單的陪伴。這時跟他比較要好的小隊員走過來,這次反而是旁邊這位先開口:「You, get out!」 你問我:「我們能帶給這些原住民小朋友什麼?」我也不知道。但若你問我:「這次營隊,你有沒有帶給他們什麼?」我能肯定地說:「有!」雖然營隊只有三天,但我們確實在這些小朋友的生命中留下了軌跡,讓他們認識生命,從宇宙、植物、動物到人類,認識各種生命,並且認識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,每個人都是獨特的,也透過哥哥姊姊的陪伴,知道自己是被關心,並且是被愛的。 「生命」,該從何處說起呢?我仍沒有答案,但我想生命教育,一步一腳印的,用生命感動生命,用愛傳播愛,可能是找到它的答案吧。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