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rker-2

本以為在高中時期就已將對舉辦營隊的熱忱消磨殆盡,不過這次的營隊,我依然把婆婆媽媽的性格與各種完美主義強迫症發揮得淋漓盡致,算是意外。 營期間最讓我耿耿於懷的,莫過於第一天晚上我睡得很舒服、隔天五點半醒來卻發現很多隊員四點多就被冷醒;當晚清點前夜未使用的睡袋,數量竟高達十六顆。與其說設想不週,不如說是暴露出我並沒有抱著服事人的決心。 此外,我也再次難過地發現自己慣於使用某些「方法」。第一天某位提早來到的學員是個對於所有問題一概不予回應的孩子,我拿出那些教育理論告訴我們的招式、成功贏得他的信任;但第二天發生了另一個意外,面對躲在角落不發一語的他,那招就不管用了。 招數用罄,我坐在這個不願開口、用營手冊摀著嘴的孩子旁邊,為我們禱告。又是一個沒人阿們、自言自語的禱告,很久以前的某個晚上我也這樣禱告過,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對人關懷的手段到達盡頭、並發覺神是唯一生命的源頭。這次也是。「這次也是」說出,基本上在上次事件後,我沒有太大的成長或改變。大概是我禱告得有些哽咽,中午這孩子特別端了杯冬瓜茶給我,而且此後任何活動的空檔他都會兜到我身邊和我搭一、兩句話。結束時他說:「感謝妳的陪伴。」可是我卻沒說:「我知道這是神的安排。」我的陪伴帶給他的成長,遠小於神藉他暴露我能帶給我生命上的成長。 對於諸位,由於我不擅長信任別人、總是想凡事自己來,似乎也讓許多人、事的安排有所缺失;但這次課程、活動、生輔和美宣各組超強大的實力,讓我漸漸可以非常安心地把工作交給每一位。感謝你們,感謝在我陷入事務時提醒我該禱告的人們,也感謝每個主動問我「有甚麼可以幫忙」的人,並感謝隱忍被我命令的不適、盡職作出各項奇怪要求的大家。 並謝謝每為包容我說「隨便啦」、「不要太認真」的人。 我離供應生命又更靠近了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