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25晚間,工編與關懷者來到庭庭的家。庭庭今年升高一,爸爸同住。爸爸的職業是開計程車。但今年五月開始生意受疫情影響甚鉅,轉為機車外送服務。

庭庭都會跟爸爸一起去外送,爸爸載她到店家取餐,到了送餐地點,她把食物送進住家。兩個人一起送餐,節省不少送餐時間。

庭庭開學後,每天4點放學回到家,就跟爸爸出去外送,晚餐時間回家簡單用餐後,再繼續出去外送,至九點多才回家。

關懷者私下透露,青春期的青少年與家長難免衝突,庭庭與爸爸也不例外。爸爸管庭庭很嚴,對她有些要求和逞罰。

因此 工編覺得庭庭很不簡單,即便和爸爸關係緊張,她還是天天和他去外送。

庭庭與爸爸有不愉快時都會跟關懷者說,關懷者成為她的抒發管道。她也很喜歡參加得少的活動,平常沉默寡言的她,一來到得榮少年的聚集就好像活了起來。

關懷者也常聽爸爸訴苦,並安慰爸爸,讓爸爸也有一個抒發管道。

期盼基金會經濟的援助,給這困頓的家庭及時幫助;並透過關懷者的關懷,陪伴這對父女走過這段風暴期,讓他們父女關係越過越和諧。
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