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教育的發展

作者:黃德祥教授
國立彰化師大教育研究所教授兼學務長

本系列文之主要目的在於探討生命教育的意義與性質、發展與領域,以及小學實施生命教育的內涵與方法,以作為推展生命教育之參考。

壹、生命教育的發展

「生命教育」是最近幾年來在國內頗受重視的教育課題,然而何謂「生命教育」?

人言各異,「生命教育」的內涵與實施方式目前也莫衷一是。但就人類而言,生命最為可貴,沒有了生命,一切教育都落空,即便有生命,但生命的內容貧乏,甚至踐踏自己或他人的生命,更是失去教育的目的與人的基本價值。也因此,「生命教育」應該是整體教育中的核心課程。

然而,環視國外相關教育文獻資料卻發現,生命教育的理論與實務卻不多見,整體而言,西方先進國家在中小學教育中亦不若國內目前對此課題的重視。不過衡量國內現況與學生需求,自可針對生命教育的課題,發展出一套有益學生身心發展的課程與教學模式。

以生命教育的發展來看,目前約有下列主要的脈絡:

 

一、宗教取向的生命教育

  宗教是人類極為複雜的心靈現象,同時人世間尚有甚多難以獲得真正解決與答案的問題,因此宗教仍然在一般民眾真實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。幾乎所有的宗教皆對超自然的力量加以解釋,並融入經典教義之中。宗教又經常探討人的生、老、病、死等生命與價值的課題,也會對自然與超自然現象加以解釋。本質上,宗教就是對人類真實生活所作的一種重新解釋(reinterpretation)與重新建構(reconstruction)。

所以宗教取向的生命教育重視讓教友或學生相信有神的存在,並且感受神的恩澤,並能根據教義瞭解人的生、老、病、死,最後能獲致榮耀上帝、登上西方極樂世界、上天庭酬賞或獲得美好的來生。最值得注意的是,由於死亡無法體驗,也最讓人困惑,因此所有宗教對死亡都有各種闡述,相信某一宗教,至少會對死亡的未知有較深刻的體會,並進而產生安定力量。此外,宗教也經由辯證、作證、證道的過程去除人生的困惑,具有一定程度的心理治療效果。不過台灣民間信仰由於欠缺教義,較具世俗性、功利性,但基本上尚能提供個人寄託與安定力量。

 

二、生理健康取向的生命教育

  這是目前生命教育的主流,重視瞭解人體生理結構、健康增進,疾病預防與環境保護的相關教育。尤其自1980年代愛滋病(AIDS)開始流行以來,對人類的生存產生鉅大的威脅,有識之士就投入防治愛滋病蔓延的工作中,鼓吹真愛、安全的性。另外與愛滋病蔓延有關的反毒教育也一併受到重視,毒品氾濫且帶來犯罪等社會問題,因此歐美國家在國中小課程中目前最積極推展反毒教育(anti-drug education),相關的教材、課程與教法蓬勃發展。

另外,重視人與環境和諧共存、防止環境污染的環保教育也於此時風起雲湧。此種取向的生命教育強調生理、心理與心靈的反毒、反污染、反濫交的重要性,目前相關的網站亦不少。另外,傳統健康教育也再次受到重視,希望中小學生能充分瞭解自己的生理狀況,並進而能維護身體健康。

 

三、志業(生涯)取向的生命教育

  事業、志業或生涯教育(career education)也自1980年代以後受到世界各國的重視,志業教育的目的在於協助兒童與青少年,甚至一般成人瞭解個人的特質與工作世界,並期望個人能與工作世界作最佳適配,進而能規劃自己的人生、開發潛能、貢獻社會。目前志業教育的發展快速,不管理論、策略與評量工具均頗多。

志業教育的另一個目標是希望社會中的每個人皆成有用之人,不只使個人的潛能發揮,也能帶動社會進步。國內近年來相當重視學生的生涯輔導與生涯規劃,事實上就是一項生命教育。國外近年除生涯教育與輔導之外,亦重視生活技巧(life skills)的教育,包括:生理與性、心理與社會、道德、情感、自我、認知、職業等七大領域的全人發展。此外,新近逐漸有人倡導的「全人教育」(whole-person education),亦屬此一範疇。

 

四、生活教育取向的生命教育

  生活教育是自有教育以來的核心項目,而且至今仍是世界各國教育的重點。事實上,要將生活教育與生命教育完全區分並非容易,也許兩者互為表裡,會生活的人才會尊重生命,尊重生命的人才會真正生活。不過生活教育更重視人際相處、社會能力培養、自我生活的料理、生活習慣的培養,以及生活的調適等。

生活教育也許就是生命教育的基礎。近年來,美國甚多學者所強調的品格教育(Character Education),也可視為生活教育的一部分。品格教育重視道德、責任、良心、尊重的培養,使個體能成為一位德行與學問兼備的人。其中尊重(Respect)與責任(Responsibility)並被視為學校教育中傳統三R(讀、寫、算)之外的第四R與第五R。

 

五、死亡教育或生死學取向的生命教育

  死亡教育(death education)主要目的在於讓學生體認死亡的意義、本質,以及學習如何充實的生活與有尊嚴的死亡,近年來國內所興起的「生死學」的探究,基本上亦是屬於此一領域。西方國家由於有較深遠的天主教或基督教傳統,較能正視與接納死亡的事實,並將死亡教育納入國民教育之中。不過自1980年代以後,死亡教育受重視的程度漸緩,相關的研究亦少。

不過在諮商輔導上,「臨終關懷與諮商」(dying care and counseling)、「哀傷諮商」(grief counseling)則持續受到學者與實務工作者的關注(黃德祥,民83; 民87)。

 

 

由上述分析可見生命教育亦有其發展的傳統脈絡,並非孤立、新興的教育課題。

就個體而言,甚早便對於生命充滿好奇與疑問,自兒童時期起,個體便已對自身或周遭的生命或生死相關問題進行探索,而且幼時對生命或生死的認知,將會影響其未來人格的形成與發展(張淑美,民85)。

因此,我們有必要在兒童時期便開始實施生命教育與全人教育,讓兒童對於生命的起源、孕育、出生、成長、發展、衰弱、病痛、死亡等人生課題有較深刻的體認,以便能愛惜生命、豐富人生、珍惜自己、尊重別人、愛護環境、崇尚自然,進而使學生能在生理、心理、社會、精神等方面有健全而完整的發展、過幸福美滿的人生。

 

本文之主要目的在於探討生命教育的意義、性質,以及小學實施生命教育的內涵與方法,以作為推展生命教育之參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