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籌:台大 陳同學

「生命」,該從何處說起呢? 從前有參與教會中「兒童品格營」的隊輔,那時就聽見一個媽媽講到:「辦一個營隊容易,真 [...]

副籌:台大 胡同學

本以為在高中時期就已將對舉辦營隊的熱忱消磨殆盡,不過這次的營隊,我依然把婆婆媽媽的性格與各種完美主義強迫症發揮 [...]

課程組長:北醫 李同學

寒假時聽聞下學期貌似要舉辦生命教育社的聯合營隊,當下只覺得不可置信(外加些許心驚);現在,回想起這一個多月的準 [...]

活動組長:師大 陳同學

雖然以前也有參與、籌畫營隊的經驗,但和其他學校一起合作,並且到遙遠的花蓮,對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體驗。在這個過程 [...]

活動組:師大 林同學

身為師大生命教育服務社老社員,萬萬沒想到生命教育能以營隊的方式呈現,還是五所學校合辦,對於能夠參與到這個歷史性的營隊,我感到非常幸運。參與的過程中,我的心境有些轉變,開始時,我比較被動,想說等別人分配任務給我就好了,應該多讓他人有“練習的機會”,但是因著活動組長有事,部分籌備無法參與,我才提起幹勁努力參與。認真參與我才看到了每個人的用心:課程組精心設計的課程及包裝,生輔組汗流浹背的跑來跑去…

生輔組長:北市大 張同學

我喜歡花蓮的星空,但我更喜愛的,是孩子們一張張的笑臉。雖然在這次營隊,主要負責的是生輔組的部分,架設器材與設備,鮮少有時間好好地回到隊上陪伴小隊員,還得充當黑臉,嚴肅地提醒注意事項。幸好還是能撥些時間,觀察隊輔與小隊員之間的互動;花蓮的孩子們,面對初次碰面的陌生人…

生輔組:北市大 吳同學

很榮幸能夠參加這次的生命教育營隊,我負責的是生輔組和客串的隊輔。雖然陪伴孩子的時間不多,但是印象很深刻是隊上有一位小小孩,有著黝黑的皮膚,講話穿插著布農族和漢族的字彙,每次吃完飯都牽著我的手要我陪他散步、賽跑。在第二天的晚會中,他輕扯我的衣服要我蹲下來聽他說話,他請我去拿幾張衛生紙,卻不肯告訴我原因,雖然我早就知道他想拿衛生紙去安慰剛被罵過、躲在一旁暗自哭泣的小隊員…

生輔組:北市大 陳同學

已經開始教育實習的日子裡,還能請假出來有分於這一次、也是第一次舉辦之生命教育營隊的我,真是太有福、太幸運了!在這次營隊中,我的角色不是常駐隊輔,也不是老師或演員,,因此與小弟小妹們的相處並不多,也感情也不是那樣的濃厚,雖然如此,但我還是很喜歡、很珍賞他們…

攝影組:北市大 連同學

「珮均姐,你要走了喔?」、「不要丟下我喔!」、「要記得想我……」。  直到結業式的最後一刻,看見小朋友們滿臉不捨的跑來跟我道別,這才意識到為期三天的營隊已正式落幕,就在下一刻,我將揮別花蓮一切的美好。  回程的路上,反覆翻閱著龜背上的祝福與原住民小兄弟寫給我的卡片,一陣暖流不自覺湧上心頭。其中一位小朋友在信中提到:「很高興你們辦了這個活動,為了表達我的高興…

總務組長:台大 李同學

整個營隊其中一個遺憾,就是沒有辦法全力在營隊的準備期間,與大家同心協力同工,因為總務忙於負責協調各校以及贊助商的財務報帳@@感謝耐心給予意見的同伴們與課活組馬哥的幫助,使我在這個過程中學習不少、培養更多的責任感。此外,能在營隊中兼任隊輔,我很高興能藉此充分享受參加營隊的每分每秒…

隊輔:師大 張同學

還記得第一天到營區時,毒辣的太陽讓我早已汗流浹背,小黑蚊毫不留情地在我腿上蓋了一個又一個的斗大的印子,還有令我畏懼的帳篷,加上已過兩天身體的不適,在營隊還沒開始前我心裡就有「好想趕快回臺北!」的念頭。但就在我一和小朋友對話後,他們完全信託你的眼神,以及毫無保留的燦爛笑容,讓我的心境完˙全˙轉˙變。已過在兒童品格營當過很多次隊輔,在教會中也有很多陪青少年的經歷,但這次帶原住民青少年很不一樣,我非常珍賞他們的特點…

隊輔:台大 蔡同學

生命教育真的是一種很特別的概念,一般的服務隊可能都只是在生活上協助小朋友,陪他們玩或是教他們功課,但這個營隊卻碰觸到一個人最深層的東西─「生命」,並且這個生命是會藉著教育而成長。儘管營隊結束,但生命的東西卻會留下來,並繼續感動身旁的人…

隊輔: 師大 孫同學

這次配搭生命教育營的活動組,由於籌備期很短,我們的草案非常的陽春,導致在總驗的時候進度非常落後,但是真的很感謝眾弟兄姊妹們的配搭,在愛裡彼此擔就,不但沒有任何抱怨,還非常認真在玩我們設計的遊戲,並給我們寶貴的意見讓活動更好更完整。在營期間實在非常非常經歷主的同在…

隊輔:台大 王同學

當初參加只是因為不想浪費大一青春時光,最後的teen時間,就來參加了。雖說如此,但還是沒有把太多時間放在上面,也只有出現八月一號和二號,感謝那時總籌大大的精神鼓勵,讓我稍微少了一些罪惡感。營隊期間,對於那些小朋友,我是完全沒轍…